聚富彩票,聚富彩票平台,聚富彩票投注,www.gt-cnc.com 聚富彩票娱乐

Baidu

聚富彩票 9号彩票 熊猫彩票 www.gt-cnc.com熊猫彩票 98彩票 博乐彩票 云鼎彩票 快赢彩票 快赢彩票 永利彩票 趣彩彩票 金巴黎彩票 广发彩票 葡京彩票 顺发彩票 鸿利彩票 聚富彩票 我赢彩票 大发彩票 财神汇彩票 苹果彩票 欢乐彩票 大唐彩票 盛兴彩票 智博彩票 环球彩票 金彩彩票 彩盈彩票 丰亿彩票 金沙彩票 金福彩票 大运彩票 万彩会彩票 www.gt-cnc.com大乐购彩票 宏发彩票 八八彩票 金凤凰彩票 易发彩票 豪门会彩票 迪士尼彩票 众彩彩票 丰亿彩票 大世纪彩票 创元彩票 鑫彩网彩票 大无限彩票 利来彩票 华夏彩票 金砖彩票 大金彩票 千禧彩票 全迅彩票 菠萝彩票 大赢家彩票 华人彩票 通博彩票 www.gt-cnc.com万家彩票 盛世彩票 福布斯彩票 鼎盛彩票 澳彩网彩票 东方彩票 新世佳彩票 皇冠彩票 港龙彩票 迅雷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彩票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技巧 幸运飞艇开户 幸运飞艇代理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www.gt-cnc.com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凤凰娱乐 500万彩票 E时彩 88彩票 J8彩票 5颗星彩票 W彩票网 M5彩票 天天彩票 彩客网彩票 www.gt-cnc.com好彩头彩票 彩票在线 乐彩网彩票 GT彩票 投彩彩票 中华彩票 568彩票 快开彩票 18彩票 传奇彩票 网易彩票 幸运彩票 e乐彩 彩票控 状元彩票 拉菲彩票 999彩票 杏彩彩票 东方彩票 皇族彩票 qq彩票 金誉彩票 爱投彩票 人人彩票 爱购彩 众购彩票 盈彩娱乐 彩票王 非凡彩票 五洲彩票www.gt-cnc.com 尚合彩票 快开彩票 彩盈线上娱乐 富利娱乐 传奇娱乐 全民彩票聚富彩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我疯了
    苏慕烟本以为自己跟邵阳那么谈过之后,他会打退堂鼓,或者是不那么招摇了。

    谁知道,他似乎一点都没有听进去。

    虽然这次美誉大张旗鼓的送花,可这一次他是亲自到苏慕烟的公司来了,在前台点名了要找苏慕烟。

    再加上手里标志性的蓝色花束,让人一下子就猜出这人是谁了。

    公司的人全都好奇的过来偷看,不得不说,邵阳人才还是很出众的。

    苏慕烟的助理兴奋的跑去她办公室,“苏总,你男朋友来了,你还在这儿忙什么呢?”

    苏慕烟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你男朋友啊。”助理指了指前台的方向,“就那个送你很多花的人。”

    苏慕烟脑子突然有些疼了起来,她不难想象,邵阳的出现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前两天的花,就已经让公司里的人议论纷纷了,现在他居然出现在了这里,看助理那兴奋的神色,她的脑子就更疼了。

    “你们都很闲是吧?通知所有人,到会议室等着,一会开会。”苏慕烟板着脸吩咐,而后继续忙着自己的工作。

    大概是平时没威严,助理并没有意识到她动怒了,还笑嘻嘻的说道,“苏总,工作固然重要,可男朋友也很重要啊,你还是先去招呼你男朋友吧,会议的事情我会安排的。”

    苏慕烟忍了一口气,起身直直的往前台走去。

    邵阳正在跟苏慕烟公司的其他同事打招呼,也回答了很多她们的问题,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苏慕烟出现,直接将他从人群中捞了出来,攥着他的手直接往外走去。

    这一举动,无疑又给人带来阵阵遐想,只是她现在已经没心思去理会众人的议论纷纷了,只想赶紧阻止邵阳的行为。

    邵阳任由她拉着自己往外走,直至外面再没熟人的时候,她才停了下来。

    白皙的小脸因为走太急和生气,带着一层嫣红,却分外的好看。

    她气恼的瞪着他,语气也没昨天那么和善了,“邵先生,我想我昨天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这样的行为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我不喜欢你出现在这里,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和你是没有可能的!我,不,喜,欢,你!”

    邵阳笑得很无奈,“苏小姐昨天说得很清楚,我也听得很清楚,但我也跟苏小姐说了,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你喜欢我不代表你能带给我困扰,你这样做已经给我造成困扰了。”苏慕烟义正言辞的强调,甚至在心里对这个邵阳有了一种厌恶的情绪。

    邵阳这才觉得有些歉意,“可能是我的举动太过鲁莽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希望你说到做到。”苏慕烟也不好太发作,既然说清楚了,便打算转身走人。

    可是才走了两步,就被邵阳给拉住了,“苏小姐,马上就到午餐的时间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吃个午饭吧。”

    “没时间,我很忙。”苏慕烟甩开了他的手,拒绝得干脆利落。

    只是她低估了邵阳的耐性,他并没有因为她的恶言就退缩,反而追上来说道,“那就等你不忙了,我们在一起吃饭好了,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接你下班可好?”

    “不好!”

    苏慕烟就不明白,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缠人的人?

    她都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这男人还是那么缠人

    难不成他还真想做缠郎?

    “那就等你觉得好的时候,觉得合适的时候,我再约你好了。”邵阳一点也不生气,就好像他这个人是没有脾气一样。

    苏慕烟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邵阳打退堂鼓。

    “我再跟邵先生声明一次,我和你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我不喜欢你,更不喜欢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不会喜欢你,所以,请你离开。”

    邵阳还是有些错愕的,大概是没想到温婉如苏慕烟,也会有这么疾言厉色的时候吧。

    但也只是那么稍稍错愕了一下,就恢复如常了,“苏小姐不要生气,可能是我的方式不好,我会改进的。”

    “邵阳!”苏慕烟这一次直接叫他的名字了,“你是真的听不懂还是跟我装不懂?”

    “苏小姐”

    邵阳直接拉住了苏慕烟的手,并且很用力,“我知道你现在很抗拒我,但我会改的,你就当是给我一次机会吧。”

    “放开。”

    “你肯定是误会我了”

    邵阳越说越靠近,苏慕烟想要往后退,可他的手就那么扣着自己,她挣脱不了,只能被他逼近。

    “你真的误会了,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而已,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我真的很喜欢你。”邵阳低低的呢喃着。

    苏慕烟惊慌之中看了一眼邵阳的眼神,那眼神跟之前他的眼神一点都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有些恐怖。

    她心里一紧,刚想要踹他,邵阳却被人从后面拉开。

    苏慕烟也因为那力道,被邵阳扯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赶紧扶着一旁的绿化树。

    而邵阳,则被人狠狠按倒在地。

    她定了定神,才发现按着邵阳的人,是河西爵。

    此时的河西爵,满脸怒容,拳头攥得很紧,狠狠的往邵阳的脸上揍了过去,“我他,妈警告过你,别靠近她,你是要找死是吗?”

    “别打我,别打我”邵阳吓得连连求饶。

    可河西爵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又打了两拳。

    邵阳的嘴和鼻子一下子就出血了,可见河西爵下手有多重。

    他吓得直哆嗦,“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河西爵,你松手,你这样会打死人的,赶紧松开。“苏慕烟也发现情况不对,赶紧过去拉河西爵。

    他的力道很大,苏慕烟根本就扯不动,只能喊着祈求着,“河西爵,你听我的,先松开,我求你了,你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大概是苏慕烟的哭喊,让河西爵稍稍冷静了一点,这才松开了被打得差不多的邵阳,起身的时候,还愤慨的踹了一脚。

    邵阳又是一声惨叫,捂着被踹的地方,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苏慕烟赶紧将他拉到一边,“你疯了?”

    “是啊,我他妈是疯了。”河西爵心里一口闷气根本没地方发泄,苏慕烟一骂自己,那暴脾气也就上来了,低低的吼了起来。

    苏慕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发狠的河西爵,心里微微一凛,缓和了语气说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你把人打坏了,还得收拾一堆的烂摊子,值得吗?”

    “值不值得要你管?”

    “你”

    苏慕烟也知道,他现在就在气头上,说什么也没用,只能对他说道,“你赶紧回去吧,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

    “该走的人是你。”河西爵没好气的骂道,“你,现在马上给我消失。”

    “河西爵,这件事情是因为我起的,我怎么可能走?”

    “不走是吧?”河西爵瞪了她一眼,抬了一下手,一旁的车子里下来一个人,直接将苏慕烟强行带走。

    苏慕烟挣扎着叫道,“河西爵,你要干什么?放开我,你放开我!”

    可无奈那人只听河西爵的吩咐,强行将苏慕烟带到了车子里,而后开车离开。

    苏慕烟拍打着车窗,看着河西爵的人将邵阳扶起来上了河西爵的车,而后离开。

    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苏慕烟被这个男人看着,哪里也不能去,甚至手机都被收走了。

    她抗议过,可这人说,是河西爵的吩咐,他只能照做。

    她也懂,所以不好发作,只能等,也默默的在心里祈祷,希望没有什么坏消息才对。

    一个下午,她就在这种惶惶不安中度过,直至河西爵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心才踏实了下来,红着眼睛瞪向他,“河西爵,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河西爵冷冷的看着她,眼神里有苏慕烟没见过的寒冷。

    “我当然知道。”苏慕烟固执的瞪着他,“容我提醒你,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插手,而且你插手也不合适。”

    河西爵突然靠近,直接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很用力,用力到手指都泛白了。

    苏慕烟疼得眉头蹙了起来,却咬着牙没有哼一声,不服输的跟他对视。

    “没关系是吗?你是想提醒我,我们已经离婚了是吧?”河西爵恨恨的质问道。

    苏慕烟心里一横,点头,“看来你不用我提醒,你知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苏慕烟,你找死是吧!”

    “放开我!”她喝到。

    河西爵冷笑了一声,甩开了她,是用甩的。

    苏慕烟因为那力道,脸狠狠的偏向了一边,那感觉,就像是被他打了一巴掌一样。

    她咬了咬唇,忍下难堪,“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走?”他冷冷的扬唇,“你现在就在这里呆着,没有我的允许,哪里都别想去。”

    “你疯了吗?”

    “是,我疯了,你才发现吗?”

    “你”

    苏慕烟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跟这个男人沟通了,还能愤愤的瞪着他。

    可男人不痛不痒的吩咐随从将苏慕烟带了出去,转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这里不像刚才房间那么冷然,却也没好到哪儿去,只是算一个独立单间。

    当苏慕烟打不开门的时候,才意识到河西爵这一次玩得有多大,多狠。

    他将自己软禁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