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富彩票,聚富彩票平台,聚富彩票投注,www.gt-cnc.com 聚富彩票娱乐

Baidu

聚富彩票 9号彩票 熊猫彩票 www.gt-cnc.com熊猫彩票 98彩票 博乐彩票 云鼎彩票 快赢彩票 快赢彩票 永利彩票 趣彩彩票 金巴黎彩票 广发彩票 葡京彩票 顺发彩票 鸿利彩票 聚富彩票 我赢彩票 大发彩票 财神汇彩票 苹果彩票 欢乐彩票 大唐彩票 盛兴彩票 智博彩票 环球彩票 金彩彩票 彩盈彩票 丰亿彩票 金沙彩票 金福彩票 大运彩票 万彩会彩票 www.gt-cnc.com大乐购彩票 宏发彩票 八八彩票 金凤凰彩票 易发彩票 豪门会彩票 迪士尼彩票 众彩彩票 丰亿彩票 大世纪彩票 创元彩票 鑫彩网彩票 大无限彩票 利来彩票 华夏彩票 金砖彩票 大金彩票 千禧彩票 全迅彩票 菠萝彩票 大赢家彩票 华人彩票 通博彩票 www.gt-cnc.com万家彩票 盛世彩票 福布斯彩票 鼎盛彩票 澳彩网彩票 东方彩票 新世佳彩票 皇冠彩票 港龙彩票 迅雷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彩票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技巧 幸运飞艇开户 幸运飞艇代理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www.gt-cnc.com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凤凰娱乐 500万彩票 E时彩 88彩票 J8彩票 5颗星彩票 W彩票网 M5彩票 天天彩票 彩客网彩票 www.gt-cnc.com好彩头彩票 彩票在线 乐彩网彩票 GT彩票 投彩彩票 中华彩票 568彩票 快开彩票 18彩票 传奇彩票 网易彩票 幸运彩票 e乐彩 彩票控 状元彩票 拉菲彩票 999彩票 杏彩彩票 东方彩票 皇族彩票 qq彩票 金誉彩票 爱投彩票 人人彩票 爱购彩 众购彩票 盈彩娱乐 彩票王 非凡彩票 五洲彩票www.gt-cnc.com 尚合彩票 快开彩票 彩盈线上娱乐 富利娱乐 传奇娱乐 全民彩票聚富彩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45章 包容天下之宇宙之王(大结局)
    “七妹小心。”倒是红尘,眼力远比炎黄还要高出一些,一眼看出了不对劲之地,连忙大声的喊着,与此同时,身子也开始疾动起来,向着战场这里而至。

    只是此时,在想出手己经晚了,就像是了炎黄想出手救龙武时机有些稍晚一样,现在红尘出手想救紫琼也一样是有些晚了,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龙武的身形己经悄无生息的出现在了紫琼的身后,然后一拳而至,正是神龙拳法中最极至的一拳,也是龙武在树祖面前感悟出来的那一拳天道拳。

    神龙拳法共有九式,分别是第一式飞沙拳,第二式无欲拳,然后是纯阳拳,破山拳,流光拳,无相拳,四方拳,万里拳直到现在的天道拳。

    所谓天道,代表的就是一种境界,这样的境界之拳一旦打出来,是很难有人可以承受的了,因为这代表着是天道的惩罚,纵然就算是罡祖,也一样有在天道循环之中,也一样是要受到压制和禁锢的。

    龙武突然的出现,然后突然打出了一拳,这一切都让紫琼没有丝毫的防备,等到她感应不对,身子想要侧让开的时候,一切都晚了,这一拳己经轰在她的身上,然后她就感觉到一股压迫着丹田的强大气息而来,就是这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原本非常充沛的罡气都无法在调动了,在这一刻她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一般,竟然没有丁点还手的可能,有人只是站在那里挨打,站在那里感受着这一拳的强大与力量而己。

    天下武功,无快不破,无坚不摧。

    龙武现在正是两种极致的结合体。

    论速度,凭着影志传承,就算是罡祖想要抓到他极难,更不要说他的修为现在己然是罡祖,那更是没有敌手。

    论力量,本就有龙族血脉,那是天生的神力。外加上法则的帮助和不断的感悟,现在的他每打出一拳,那力量就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了。

    而现在,这两种极致都尽皆用出,用极快的速度来到了紫琼的身后,在猛出一拳,这般的打法本就没有人可以受得了,在加上天道的束缚,那纵然就算是罡祖也只能引颈待割了。

    紫琼也是一样,先是感觉到全身的力量无法动用,接着就是感觉到身体猛然一震,然后那种痛彻骨髓之感这便传了过来,己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在这一刻她只是感觉到死才是天下间最轻松的事情。

    看着原本美丽的紫琼此时脸上有如抽筋一般的抽搐着,龙武轻轻摇了摇头,“罢了,就以我的包容之心度你吧,期望你进入轮回之道后能有一个新的改变,不在为虎作伥就是。”

    说完话,龙武手中微一加力,顿时紫琼整个人就变成了一道紫光消失在原在,留下的只有那个紫色的罡祖舍利而己。

    堂堂罡祖修为的紫琼就这般的死了,这让正冲过来的红尘在吓了一跳的同时也想到了什么,她这才算是搞明白,原来之前带给她们危险感的高手就是龙武。

    “闪。”此时的红尘只有这样的一个念头,即然血橙,蓝天和紫琼都不是龙武的对手,那她冲上去没有胜的信心,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撤回圣地,借用那里的优势先存活下来,然后在想办法。

    红尘前进的身体突然直退,尔后她的声音也传到了水绿的耳中,那就是让她挡龙武一时。

    红尘是知道水绿曾经帮助过龙武的事情的,所以才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四妹。

    水绿一声长叹,在看到龙武强大的实力之后,她就自知难敌了,只是一直以来,她欠大姐的太多了,现在即然人家有命,她便是以死相抵又能如何呢?

    身子一动,水绿这就直向着龙武而来。

    倒是炎黄看到之后喊着,“三妹,你这是做什么?你应该不是龙武的对手了。”

    “是与不是,我都要一去,你知道的。”水绿笑看了炎黄一眼之后,这就己经来到了龙武的身前,挡在他的前行之路上。

    或也可以说,龙武根本就没有要追击红尘的意思,只要都在圣地之后,那他就不用太过着急,事总要一件一件的解决不是。

    “水绿前辈你好。”龙武还记得此人曾经给自己的好,虽然没有了此人,他也应该可以过关,因为这是命数,便不论怎么样,人家曾帮过自己这是事实,而对于有恩于自己的人,他是不会忘记的。

    “不用叫我前辈,我现在己经没有了这样的资格,我们习武之人以武论强弱,现在你的实力比我还要强大了。”水绿先是纠正了龙武的说词,然后又道:“况且现在我们不是朋友,而是敌人了,你更无需对我这般的客气。”

    听着水绿那斩钉截铁的话,龙武就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这只得轻轻点了点头道:“是,你说的也对。即是这样,那我就成全你,与你一战就是。只是在此之前我想你应该在见一下它,这或许就是你们最后的一次见面了。”

    说着话,龙武就将如意戒指之中的水母球给拿了出来。

    水母珠一出,水绿的眼中果然就发生了一丝的变化。

    要说这个东西,曾经是最早跟着水绿的宝贝,那个时候她们在一起经历了许多的故事,其中有凶险,也有快乐的时间。

    可以说,水母球就是水绿的一个历史,从中可以看到许多她以前做的事情。

    水绿看着水母球,此时也是浮想联翩,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追求是多么的明确,那就是一定要成为强者,然后去帮助别人,成为一个人人爱戴的女孩。可是现在她的修为的确是很强大了,甚至别人想奈何她也很难,可是在看她又做了什么呢?

    除了一切都听大姐红尘的以外,就是偶尔能发发善心了,就像是上一次出门游历的时候遇到了龙武出手一样,可是那样的时光和机会实在是太少了一些,可以说她活到现在,完全忤逆了自己活着的宗旨,这一切的一切,让她自己都对自己开始失望了。

    思绪似乎一下间就想到了很多的事情,然后很快她就用着十分坚定的目光看向龙武说道:“好了,你可以动手了,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与你的一拼,希望你也可以正视我。”

    “我会的。”龙武轻点了一下头,他己经感受到了水绿心中的那份动摇。

    对于水绿,龙武的心中的确有着一丝感恩的心态,这算是一种恩情,所以龙武也决定要给对方一个痛快,让她少受一些罪孽。

    水绿在说完这些话后,先动了。身子有如绵延的海水般,一个激浪就来到了龙武的身前,然后双手切出,同时一股绿水涌出,直向龙武的身上缠绕而来。

    这就是水绿的绝学,利用水之绵延来缠住对方,尔后让对方连呼吸都会十分的困难,就可以解决掉对手了。

    面对绿水绵绵不断而来,纵然就算是炎黄也要避及三分的,可是当面对的是龙武的时候,他确是连动都未动,就那样站在那里,任由那些绿水将他包裹,在之后就是吞噬。

    绿水完全的将龙武包裹之后,一旁观战的炎黄也有些担心,甚至他还想着是不是要出手相救,毕竟水内是没有什么空气的,是窒息人的一种最好方式,一个人没有了罡气可以成为一个普通人,可是没有了呼吸,那还能活吗?

    炎黄还在担心的时候,情况确己经开始发生了变化,就见正包裹着龙武的绿水此时确开始一点点的减少,直到后来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龙武的体内流去,就像是一个吸洞般在吸食水源一样。

    那边开始吸食,这边的水绿也加大了流水量,她倒是想看一看,是自己的水多,还是对方吸食的速度快。

    两个较上了劲,一时间水流量开始无限的加大,仅仅只是一息的时间,流过的水量就足以有百立方,千立方,以至于后来的万,十万,百万立方来形容了。

    水流量是越来越大,尔龙武吞噬的速度也开始越来越快,那些水源最终都经他之手进入到了残龙谱内。

    残龙谱内的空间因为龙武的修为不断增强,早己经变得无比的庞大,就算是聚王星那般的九级星球,也远远无比相比了,而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之中,自然有是的江河湖海,之前龙武还想着从哪里搞到如此之多的水源呢?现在好了,水绿成全了他。

    水源不断的涌入到龙武的身前,然后消失不见,就这样,两人这一对峙就是一个时辰的时间。

    一个时辰的不断流入,又是如此之大的巨量,终于,水母开始出现了水源匮乏的现像,她也终于知道龙武的强大,这可是她所能调动的全部水源了,但是人家确全能接下,就凭这一点,自己便不是人家的对手了。况且从开始到现在,龙武都没有还过一次手,有的只是被动的吞噬而己,若是人家还手,就凭着对付紫琼那一击,怕就根本不会给自己更多施展的机会了。

    情知不是龙武的对手之后,水绿倒也干脆,直接选择了自爆。

    即然,人家给了自己尊严,给了自己展示的机会,那她也要识像才是,不是人家的对和,还死缠着乱打,这实在有失强者的风度。

    水绿突然自爆了,这就等于她要结束自己的一生,也算是给了大姐红尘一个交待,可以说做到了做为一个妹妹应有的一切。

    水绿就这样死了,但确有一缕意念进入到了水母球之中,龙武伸手抓过了水母球,微笑着将其放入到了自己的如意戒指之中。他有信心凭着这一丝的意念最终复活水绿,虽然那个时候的她修为不会有现在这么高,可是确会拥有现在的一部分记忆,可以说算是重生了,而凭着那份记忆和实力,在有水母球相助,想必以后谁想难为她也是极具困难的。

    不管怎么说吧,水绿最终并没有死去,这就是龙武要的最好结果了。

    伸手接过了水绿的绿色舍利,龙武这才将目光看向到了炎黄。

    龙武这目光一看来,炎黄心中就是一惊,本能之下,他以为龙武是要对自己不利,可是想一想,对于水绿这个只是曾经帮助过他一次的人,他都没有完全的痛下杀手,对于自己就更不应该才是,这便心中坦然了许多。

    “炎黄前辈,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了呢?”看向着炎黄,龙武脸上带着一丝的亲情,凡是华夏子民都属于炎黄的子孙,这就注定着两个人有着太多的纠集之处,是那种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那一种,这种亲情感自然而然也就显露了出来。

    感受到了龙武释放出来的亲情之后,炎黄放心了许多,因为即然他现在可以杀紫琼,压水绿,那就算是自己冲上去了,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你想知道什么?”

    此时的炎黄不得不用一份平等的心态来和龙武对话,因为他知道,对方有这样的能力了。

    “比如说你们七祖的事情?为什么是七人,这里又是怎么一回事,你们的使命是什么?为什么其它人成就不了罡祖呢?”龙武开口将心中的疑问全部问了出来。

    听着龙武的问题,炎黄就是一声长叹道:“这个问题就算是你不问,我也会说的。其实我的心中并不想你伤害其它几祖,因为你这样做也同样是在犯错,而且是很大的错误。当然你现在也许意识不到这一点,可若是我将我的原因讲出来,怕是你就会明白了。”

    “所谓为什么是七祖,是因为任何生活想要活着,除了对空气和环境的要求之外,还有就是光和作用,这同样是极为重要的一点。这样就有了我们七祖的产生。现在七祖你也一一都见过面了,分别是红尘,血橙,我炎黄,水绿,青影,蓝天和紫琼。这正是七种必须的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化身。正是因为我们七人的存在,给了这个宇宙增添了许多的生机,可以说我们七人缺一不可,这也是为什么青影死后,我一直在寻找着接班人的原因。只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炎黄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我没有想到,青影的传承还没有结果,可是其它几祖确是一一死去了,真是不敢想像,以后宇宙中没有了光明,会是什么样子?”

    炎黄显然很是担心,担心宇宙苍生。

    倒是龙武听了之后并不慌张,反而道:“不会没有的,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现在还是先去找红尘吧,这个女人不除,宇宙间才是永无宁日。”

    说着话,龙武就向着不远处的第一座圣山而去,他己经感应到红尘就在那里,并且应该是在恭候自己了。

    第一座圣山,从远处看与其它的几座圣山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可若是进入到这里之后,就会明显的感觉到不一样的气息,会感觉到这里的能量比任何一座圣山都还要纯正一些。

    龙武的脚步便在之后不久踏入到这里,刚一进入,耳边就传来了炎黄的传音,“你要小心,圣山之所以称为圣山,那是因为它的神圣而不可侵犯,任何一个罡祖在自己的圣山之中都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五十的能力。”

    龙武轻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这就迈着大步而行,进入到了第一座圣山之中。

    一入圣山,红尘那红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你终于还是来了?没有想到,这才多久不见,你竟然变得如此之强大了。”

    “是呀,你没有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敖傲,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他。”一见到红尘,龙武也是针锋相对,没有一点退意的说着。

    敖傲两字一出,红尘的脸上明显就出现了变化,那是一种激动,也是一种害怕。“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在听到龙武说出了这个名字之后,红尘的确是非常的惊讶,在龙星的那段日子,是她一生中最难以忘记的,因为她第一次有了背叛,并且从那里离开之后,她又杀了不少的龙族高手,直至最近这些年,才没有龙族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也是为什么在知道了龙武竟然有龙族血脉之后,她就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心中有一个痛,一个不想去触碰的伤痕。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说,你知道我有龙族的血脉,那我知道这样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龙武看向着红尘,出声说着。

    “对,对。”红尘连续的点了点头,“你有着龙族的血脉,知道这样的事情的确是很正常,只是因此你必须要死,必须死。”这时的红尘多少有一些激动,或许是因为她不想让这件事情被别人所知道,现在她对杀龙武有着比之前更坚定的决心。

    “慢。”眼看着红尘就要达到爆走的边缘,龙武一声厉喝,制止了对方的发飙。

    “怎么?你害怕了?”眼看着龙武竟然叫停,红尘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狂笑之意。

    “不,我并不害怕,如果我害怕的话,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我只是有一个问题想问明白,那就是你对敖傲是不是真的有感情,还是当初只是想利用他?”龙武认为这个问题一定要问清楚,因为关系很大。

    这事关着龙族的尊严,一种是被人彻底的出卖,被人利用,这是不能原谅的。可若是红尘只是因为一时的贪念,实际上她对敖傲是有着感情,那这又另当别论了,这至少说明龙族的前辈还是有魅力的,并不是完全的被人利用。

    “有没有感情?”被龙武这一问,红尘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她的脑海中不由出现了敖傲的身影。

    从外形来看,敖傲绝对是美男子那一类型的,身材高大,给人一种很结实,很有安全感的感觉。事实上,这个男人为了她也的确做了很多的事情,甚至不惜将老龙王给杀死了,可以说是为了自己什么都愿意付出的吧。

    可是人毕竟还是有着自己的底线的,就像是敖傲也是如此。

    他可以为了爱情杀了老龙王,但确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让整个龙族都陷入到困境甚至是灭绝之中,所以说他就算是有爱,也还是有限度的,一想到此,红尘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不错,我不得不承认,我曾经对他是有过感情的,甚至还想过和他一起一生一世。可事实证明他也并不是完全的相信我。”

    “不完全的相信你?难道你认为他应该把龙族的两样宝物全都交到你的手中才算是真爱吗?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他真那样做了,龙族可能因为他的行为会彻底的灭绝,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认为他会开心吗?怕是生生世世都要在煎熬之中渡过吧。还有,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人的话,就应该知道让他幸福是多么的重要,而非是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一己之念,为了一己之利而牺牲对方的幸福。”

    龙武的话刚刚讲到这里,红尘确是出声打断了他,“够了,不要在说了,我不会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了,我只想说,你即然来到了我这里,那就一定要死,一定要。”说着话,红尘动手了,这一回她没有丝毫的留手,挥手间,附近的树林山林就开始发生了变化,然后所有的树叶就像是一道道利器,直向着龙武的身上飞射而来。

    那些树叶飞起的时候发出了只有利器射出才有的啾啾之声,然后无差别的直轰而来。

    眼看着好坏些树叶就要飞到自己的面前之时,龙武张嘴突然念出了一个停字,尔后那些还飞在半空之中的飞叶,在此时就完全的停滞了下来,停在了半空之中,不在动弹分毫。

    “哼!”看着那些树叶攻击无效,红尘也并不气馁,只是一声冷笑之后,又是左手一挥,当即所有的树根向着龙武的身上缠绕而来。此时,那些原本停留在土底的树根一个个就像是长了眼睛,就像是触角一般直缠而至,一幅誓要将龙武抓住交撕碎的样子。

    “轰。”一股浑厚的罡气由龙武的体内冲出,在周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防御盾,将那些伸来的树枝通通挡在了外面。

    然后,就见红尘又发了一声喊,接着附近的土地和溪水也向着龙武包裹而来,这一刻,整个圣山似乎变成了一个巨人般,将附在它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向着龙武砸了过来,这便是圣山的威力了,这也就是炎黄所说的,每一个罡祖在自己的圣山都可以发挥百分之一百五十力量的展现。

    面对着源源不断攻来的各种物品,龙武身边的白色防御圈确是越来越大,将所有冲来之物都击倒在地,然后向着红尘覆盖而去。

    “这怎么可能?”眼看着白色防御圈是越来越大,竟然要马上笼罩着整个圣山了,红尘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慌张的神色,这还是她从未见过的一幕。只是她依然还有底牌,就见她双目一紧,接着就是盘膝而座,然后强大的精神力直冲而出,形成了一条细线直向着龙武再度冲来。

    那细线一般的精神力,此时竟然就穿透了那白色的防御圈,来到了龙武的身前,在然后将其完全的缠绕住了。

    在被缠绕之后,龙武的心地开始发生了变化,他的脑海之中竟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许多的事情,先是在地球时,在龙组时的一些往事,然后就是九极星的一幕幕,在之后就是伟魔星,聚王星,然后又回到了地球。。。

    这突然发生的事情,让龙武的思绪完全陷入到了重复的境地之中,他完全的活在了想像之中,无法分得清哪里是真实,哪里是梦境了。

    而座在那里的红尘,闭目的脸上确是多出了一丝和笑容,这一刻她可以感受到龙武心中的所想,然后开始加以干涉。

    在不知道多少次又看到自己出现在九极星时,龙武见到了东方婉,冉冬夜,龙菲儿,叶倾心,云韵儿,甚至还有上官灵,几女天天围绕在他的身边,他天天过着齐人之福的生活,并且他还看到几女给他生了儿子和女儿,不知不觉的,他竟然陷入到了其中,竟然有些恋恋不舍,无法自拔之中。

    这时的龙武是幸福的,他是完全被一种爱情和亲情给包围着,使得忘记了现在要面对的事情,忘记了修炼。

    红尘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起来,她知道只要在给上一段时间,龙武就会沉浸其中无法自拔,等到那个时候,这个人心中除了儿女情长就在没有别的了,而这个时候也就是她发起最后攻击的时候,就是取其性命之时。

    梦境之中,龙武的长子都己经有十几岁了,长的很是帅气,很像龙武年轻时候的样子,他也为有了这样的儿子而自豪。可是直到有一天,他的儿子出去与别人打架回来了,还负了伤,显然是吃了亏,当他问向父亲,需要父亲替他去出头的时候,龙武这一起身,方才发现,自己竟然老了,老得站起来似乎都需要人扶才可以站稳一般。

    “怎么会是这样?”梦境中的龙武不由扪心自问着,他此时才发现,以前那个勇于进取的男人不见的,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只会享福,只会在安乐窝呆中的男子。

    站起身,甚至还有些颤巍巍的龙武这就将目光慢慢看向着远方,然后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父亲,您要替我主持公道呀。”一旁还有长子在旁催促着,显然他很希望父亲可以替他出头,替他主持公道。

    可是龙武确仿若是没有听到一般,目光只是看向着远方,似在想着什么。

    也不知道这样站着看了多久,突然间龙武就闭上了眼睛,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嘴角上多出了一丝的笑容,接着就是闭上了眼睛,在之后,身体抖然直冲天际而上,向着茫茫的天空之顶直飞而去。

    这时的龙武全然没有了之前那颓废的样子,有的只是一脸的坚毅和果敢,甚至他还轻笑出声而道,“红尘,你的愿望要落空了,你想将我绑在红尘之中,慢慢煎熬,让我失去斗志,可惜我注定会让你失望了,我有自己一颗勇敢的和向上的心,这根本就是什么东西就可以束缚住我的,一切的幻像都给我消失吧。”

    说着话,就见龙武大手一挥,挥向了半空之中,随后,整个天际一瞬间都变得清明了许多,在然后,龙武就出现在了红尘的面前,依然还是那座山,还是那个场景。

    刚才不过就是红尘所施的而己,为的就是在生活之中磨掉龙武的斗志和菱角,然后让他慢慢的消沉。可以说,红尘的想法是正确的,只是可惜,龙武的斗志和心志太过坚硬了一些,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束缚的。己经有了强大包容之心的龙武还是清醒了过来,破了对方的法术。

    接下来就看到红尘扑哧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瞬间就苍老了许多,由一个妇人变成了老妇。

    这一瞬间的工夫,红尘就似是完全变了一个人般,整个人的气势也完全的降了下来,若是给不知道的人看到,根本看不出一点之前红尘罡祖的样子来。

    “你。。。你竟然可以破了我最厉害的红尘,你。。。你赢了。”看着目光坚定的龙武,这一刻红尘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她知道这一刻开始她输了,她的命运由此就要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了。

    “你输了,但是你并不是输给了我,而是输给了你自己。红尘世界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并不是只有安逸的生活,只有妻儿老他还有朋友,还有友情,还有人情事故,还有快乐与伤心,还有顺与不顺,可是你的世界里都没有,这本就是一个缺陷,这也注定着你一定会失败。”目光看向着红尘,龙武声如隆钟的说着,尔后就见他在一挥手道:“你沾染了太多非红尘的东西,所以你己经不是你,我可以死了。”

    一手拍下,风起云涌,接下来一切都安静了下来,现在有的只是龙武手中的一颗红色罡祖舍利,还有一颗青色罡祖舍利。

    红色的是红尘死时留下的,青色的确是青影在被杀后留下的,一直放在了红尘的身上,现在随着她的身死,一切都落入到了自己的手中。

    看着手中这两枚罡祖舍利,龙武手一动,又分别出现了橙色,绿色,蓝色,紫色四枚,尔后就见向后一抛,全部扔到了在圣山之外焦急等待的炎黄手中。

    “我说过了,我会给你一个交待,这个世界上不能没有光芒照射,而人死不怕,只要舍利仍在,一切都将永存,现在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你可以合七为一,从此以后,你就代表着整个宇宙间的光明,在没有其它了。”说着话,龙武己经来到了炎黄的身边,目光定定的看着他。

    看着手中这六枚罡祖舍利,炎黄有些不可置信,“你都给了我,若是我将他们据为己用,与你为敌,你又怎么办?”

    “呵呵,你可以试一试,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而我现在即然能杀了六人,将来就算是你们七人合一了,我一样也可以杀掉,因为我有一颗一直向上奋斗的心,仅此而己。”说着话,龙武突然回过身,然后一指向着第一座圣山之下按去。

    接下来,眼前发生的一幕彻底的震惊了炎黄,因为就在那一指之下,整个圣山竟然就完全的消失不见了,竟然一点踪迹都寻不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世上根本就没有这座山峰一般。

    “这是什么功法?”看着这一指的威力,炎黄彻底的目瞪口呆,因为就算是他在最巅峰的时候,也无法做到这一点,甚至就算是七祖合力,怕也做不到这一点,这可不是普通的山峰,而是圣山呀,传说之中不朽的存在,但现在因为龙武这一指,而是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这不过就是我数种功法之中的一种而己,告诉你也无妨,他是我修炼的八荒指中的第八指,也是刚刚感悟出来的一指归一指。在一这一指之下,任何一切都要归于平静,不会在有丝毫痕迹的存在。如果以后有人不听话,我就不介意给上他一指了。”龙武笑着,然后扬长而去。

    看着龙武离去的背景,炎黄的脸上除了镇惊还是镇惊,“归一指,如果这一指是按在我的身上呢?”久久站立而不知动弹的炎黄将这一句重复了无数遍,就此也打消了挑战龙武的想法。

    只是一步,龙武就走出了圣地,来到了苍冥之中。

    这时的龙武,经历了红尘的冼礼之后,想通了很多的事情,以他现在的成就,就算是树祖也是无可奈何了,不夸张的说,在整个宇宙间他己然是无所不能了,让谁生便可生,让谁死便是死,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而天下之大,又有哪里他去不得,不能去呢?

    目光看向着远方,龙武的目光穿过了苍冥,看到了一个表面上是蔚蓝的星球,他知道,那就是地球,那才是他真正的家乡。

    一道青影划过天际,直向远方而去,不远处的大型星舰之中的木梅子和伊莎也接到了公子的传音,那就是他们可以随意的找一个星球先安顿下来,他们可以自建家族,自建传承,做自己以前想做但确做不了的事情,而他需要先做一件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

    在之后,苍冥之中的一道青影渐行渐远,直向太阳系中的某一个星球而去。。。

    在从远处就可以看到一条明显的长城痕迹身影之前,龙武大叹了一声,“地球,我回来了!”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