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富彩票,聚富彩票平台,聚富彩票投注,www.gt-cnc.com 聚富彩票娱乐

Baidu

聚富彩票 9号彩票 熊猫彩票 www.gt-cnc.com熊猫彩票 98彩票 博乐彩票 云鼎彩票 快赢彩票 快赢彩票 永利彩票 趣彩彩票 金巴黎彩票 广发彩票 葡京彩票 顺发彩票 鸿利彩票 聚富彩票 我赢彩票 大发彩票 财神汇彩票 苹果彩票 欢乐彩票 大唐彩票 盛兴彩票 智博彩票 环球彩票 金彩彩票 彩盈彩票 丰亿彩票 金沙彩票 金福彩票 大运彩票 万彩会彩票 www.gt-cnc.com大乐购彩票 宏发彩票 八八彩票 金凤凰彩票 易发彩票 豪门会彩票 迪士尼彩票 众彩彩票 丰亿彩票 大世纪彩票 创元彩票 鑫彩网彩票 大无限彩票 利来彩票 华夏彩票 金砖彩票 大金彩票 千禧彩票 全迅彩票 菠萝彩票 大赢家彩票 华人彩票 通博彩票 www.gt-cnc.com万家彩票 盛世彩票 福布斯彩票 鼎盛彩票 澳彩网彩票 东方彩票 新世佳彩票 皇冠彩票 港龙彩票 迅雷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彩票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技巧 幸运飞艇开户 幸运飞艇代理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www.gt-cnc.com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凤凰娱乐 500万彩票 E时彩 88彩票 J8彩票 5颗星彩票 W彩票网 M5彩票 天天彩票 彩客网彩票 www.gt-cnc.com好彩头彩票 彩票在线 乐彩网彩票 GT彩票 投彩彩票 中华彩票 568彩票 快开彩票 18彩票 传奇彩票 网易彩票 幸运彩票 e乐彩 彩票控 状元彩票 拉菲彩票 999彩票 杏彩彩票 东方彩票 皇族彩票 qq彩票 金誉彩票 爱投彩票 人人彩票 爱购彩 众购彩票 盈彩娱乐 彩票王 非凡彩票 五洲彩票www.gt-cnc.com 尚合彩票 快开彩票 彩盈线上娱乐 富利娱乐 传奇娱乐 全民彩票聚富彩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一节:天庭危局
    中洲,藏龙窟,大阵。

    万蛟飞腾,将东海八转蛊仙宋启元团团包围,形成一个巨大如山的蛟球。

    “这些上古毒蛟明明是大阵之力所化,竟然如此灵动,仿佛真的一样!”宋启元一面招架,一面心中思索。

    他要铲除这些上古毒蛟,并无多少难度,但问题是解决了这些上古毒蛟,接下来必定还有其他阻碍。

    数万上古毒蛟乃是大阵之力凝聚成形的,宋启元唯有毁掉这处大阵,方能够针对根本。否则就算将这些上古毒蛟都杀尽,也不能破阵而出。

    “可惜,我的阵道造诣太过于薄弱,久战至今,都没有察觉到什么破绽来。”宋启元暗暗咬牙。

    仙道杀招——浑圆光。

    他催起防御手段,浑身上下都罩着一个球形的淡黄光罩。

    任凭外面的上古毒蛟多么凶猛,也难以突破这层薄薄的光罩。

    从这点便可看出,宋启元在光道上的惊人底蕴。但遗憾的是,他面对的乃是超级大阵,他需要的是对于阵道的了解。

    蛊师世界流派有很多,就像不久之前方源被天庭蛊仙的人道、信道手段克制,宋启元同样被阵道压制。

    虽然说,到了他这种八转的修为,蛊仙常常都能触类旁通。宋启元也是可以利用光道手段,模拟出阵道的威能效用来。但是他面对的,是天庭耗费巨大代价铺设出来的超级仙阵,是可以禁锢封印住传奇太古荒兽帝藏生的大阵!

    找不到破绽的宋启元,只能固守待援,等候转机出现。

    在大阵中枢,悲风老人操纵着超级大阵,时刻监控着东海各个蛊仙的状况。

    一位六转蛊仙站在他的身旁,青年模样,正是悲风老人的亲孙子风禅子。

    风禅子望着眼前各个影像,大喜道:“爷爷,太好了!这些八转蛊仙都被困住了,根本出不来。我们这一次立下大功,绝对可以将功赎罪,让我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爷爷你也能正式成为天庭的一员了!”

    悲风老人却缓缓摇头,他的目光一直都非常凝重:“孙儿,你没有真正看清楚这场中的情势。这些八转蛊仙根本都没有伤筋动骨,甚至大多数毫发无损。这些人没有识破大阵奥妙,暂时都选择了观望,或者是等待支援。一旦让他们看到破绽,他们出手必定石破天惊,攻势恐怖绝伦。”

    风禅子顿时惊惶起来:“那,那该怎么办?爷爷,我们不是早就求援了吗?为什么到现在,天庭的援军都还没有来?”

    悲风老人沉默了一下,方才道:“天庭如何谋划,我们岂能得知?为今之计,也只有严防死守下去。”

    当悲风老人话音刚落,整个大阵忽然开始猛地动摇起来。

    “怎么回事?是有八转蛊仙识出大阵的破绽来了吗?”风禅子大惊失色。

    “不是,是那头孽龙!”悲风老人此刻的脸色也不由地白了一下。

    藏龙窟、藏龙窟,就是因为封印孽龙帝藏生而闻名天下。此刻帝藏生猛地挣扎起来,想要翻身,让悲风老人不禁暗暗叫苦。

    帝藏生非同寻常,乃是中洲地脉结合无数生灵怨念、仇恨等等诸多情绪,衍生而出。

    它原本被封印,就时常挣扎,若是翻身成功,就能引发一次大规模的地震。

    悲风老人看守这里,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孽龙随意翻身,使得中洲地震频发生灵涂炭。

    但如今,方源等诸多四域蛊仙大闹中洲,无数生命惨遭毒手,积累出了海量的怨念、仇恨、恐惧等等情绪。

    帝藏生吸收这些情绪,实力开始迅猛提升。

    东海蛊仙进攻大阵,当然早就引起了它的注意。

    狡猾的帝藏生先是按捺不发,默默积攒力气,这个时候忽然发力,打了悲风老人一个措手不及。

    悲风老人反应过来后,连忙带动大阵的主要力量,去镇压帝藏生。

    “这座大阵自从龙公那家伙用过之后,威能就已经削弱了三分。而我如今更是实力暗涨,至少增长了五分。悲风老头,你若是现在逃命,还有一条活路。否则等我拆了这破阵,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帝藏生咆哮,声音滚滚如雷,激荡在偌大的地沟之中。

    “休想!”悲风老人满脸凝重,斗志毫不动摇。

    “我看到破绽了!”另外一处大阵空间中,东海八转蛊仙青岳安猛地瞪大双眼,浑身气势如火山般喷发而出。

    仙道杀招——排山压卵!

    轰。

    一座巨大的山峦光影凭空而生,随后夹裹风雷之声,猛地砸在大阵破绽之处。

    藏龙窟的超级大阵应付东海诸多蛊仙,还有帝藏生早就是达到了极限,如今被青岳安狠狠一击,便宛若绷紧的弓弦猛地断裂了。

    噗!

    大阵崩溃,悲风老人顿遭反噬,大吐鲜血,满脸金纸一般,委顿当场,濒临死亡。

    咔嚓嚓……

    一连串仿佛玻璃破碎的声音,大部分的仙阵毁去,只留下中枢的一小撮,还在坚守最后的可怜阵地。

    东海诸仙视野大变,纷纷解放而出。

    “我已能感到,八转仙蛊屋就在那仙阵中枢之处!”沈从声双眼放光地道。

    “杀进去!”宋启元哈哈大笑,一马当先。

    青岳安留在后面,他在加紧治疗自己,这一次他攻破大阵,受创不轻。全因他并非阵道蛊仙,并未用阵道方法来解决问题,仿佛是用拳头砸门般蛮干。

    帝藏生兴奋地大吼,龙吼如雷,声浪滔天,令东海诸仙都纷纷变色。

    “快,快把中枢摧毁!”

    “我就要自由了,哈哈哈!”

    “龙公老头,等老子出来,我要把你抽筋扒皮,然后一点点地吃进肚子里来!”

    帝藏生的吼声中充满了仇恨和愤怒,令在场的诸仙都感到一阵寒意。

    “爷爷,爷爷,你要振作啊!”残留的大阵中枢中,风禅子抱住悲风老人大哭。他浑身颤抖,旋即又大叫,“天庭的援军为何还没有来?!”

    悲风老人还在吐血,身下已经积成一滩血泊。

    爷孙俩陷入绝境。

    中洲,帝君城。

    这座巨大的城池,都是有蛊虫凝造,号称是天下第一规模的凡蛊屋。

    同时,也是整个中洲最大的凡人聚集之地。

    此届中洲炼蛊大会的最后决赛,就在这里举行。

    方源位居九霄高空,身边一层层的祥云,将他牢牢包裹。这是运道的手段,能够遮掩自身。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十多种仙招都被方源用于自身,如此才勉强防住千夫所指的侦查。

    毕竟都不是人道手段,能有这样的效果,方源已经很满意了。

    现在,他的目光紧紧盯着下方的帝君城。

    “还没有其他人动手?”

    “长生天方面一直没有音讯,可恨!”

    方源眉头紧皱。

    他还并不知道南疆诸仙,已经去攻打不败福地,一路高歌猛进。而在藏龙窟中,东海诸仙更是攻破了超级大阵,只剩下大阵中枢残留。

    “绝不能让天庭彻底修复宿命蛊。摧毁这座帝君城,将参加大会最终决赛的蛊师们都杀光!”

    方源下达命令,一座仙蛊屋宛若流星,狠狠地俯冲下去。

    仙蛊屋中承载着黑楼兰、白凝冰、影无邪,还有戚家蛊仙等等。几乎可以说是方源麾下的全部力量!

    “何方人物居然胆敢来犯我,来多少我杀多少!”厉煌的声音传出,他正是奉命镇守这里的八转领袖!

    随着他的声音,一座座仙蛊屋浮现,宛若群星绕月般环绕着帝君城。

    方源心底叹息一声:“我的这座仙蛊屋乃是抽调了白相洞天的三十三天殿,还有天相杀招保存之地的仙蛊屋,又东拼西凑了一些蛊虫后,勉强搭建出来的。恐怕并非是这些仙蛊屋的对手!”

    尽管如此,方源也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

    这种情况他已料到,但没办法,时间紧迫,他必须得出手!

    方源已下定决心,等到白凝冰等人不支的时候,自己就亲自下场。

    果然,白凝冰等人遭受众多仙蛊屋的围攻,一开战就处于下风。

    天庭在这里重兵把守,防御之森严,简直是丧心病狂。

    片刻后,白凝冰等人的仙蛊屋被打得残破不堪,已败相纷呈。

    方源叹息一声,正要现身下场,忽然神情微凝,看向另外几个方向。

    数位八转蛊仙显露身形,随同的还有几座仙蛊屋。

    “这是西漠的八转蛊仙,还有超级势力的仙蛊屋!”方源心头一震,脸上不由地露出惊喜之色。

    天庭。

    “西漠、南疆的主要力量,都已经现身了。”紫薇仙子叹道,“其实若是没有地脉合一发生,界壁仍旧雄厚,我天庭绝不可能遭受如此规模的联合围攻!”

    这话说的没错。

    正是因为感知到大时代的来临,五域地脉合一,界壁统统消散,其他四域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中洲实力雄踞第一,早在远古时代就已得到天下公认。

    如今天庭又要彻底修复宿命蛊,等若是火上浇油,逼得其他四域蛊仙都来赶来破坏。

    “还有一支最强大的力量,没有出现。”龙公淡淡地道。

    “是啊。”紫薇仙子眉头微蹙,“北原的蛊仙只零星出现了几位,真正的主要力量一直都没有现身。方源也没有现身,考虑到之前光阴长河一战,极可能他已和冰塞川再度联手!”

    说到这里,紫薇仙子咬牙:“让我再全力推算一次!”

    龙公正要点头,忽然神色一变,目光遥视天边:“不必了,他们已经来了。”

    下一刻,紫薇仙子便惊怒交加地看到天庭的空中,一片彩霞泛滥,随后八转仙蛊屋劫运坛暴射而出。

    “这群北原的蛮子!他、他们好大的胆子,怎么敢来犯我天庭?!”紫薇仙子震怒得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一旁的正元老人,亦是目瞪口呆。

    龙公却哈哈一笑,站起来:“没有错,这就是北原人的作风。”
为您推荐